十景缎 第五十八章

    时间:2018-06-11 石娘子的坐骑已被铜钟所毙,当下和向扬共乘一马,往巾帼庄驰去。石娘子熟习骑术,坐在向扬身后,手无扶持,依然坐得稳当。
      这马是赵婉雁特地为向扬所选,神骏非凡,虽然载了两人,仍是奔驰如风。
      向扬控马急奔,不久便见到山岭间宅院绵延,正是巾帼庄。
      石娘子远远望去,说道:「向兄,我们得从后山绕进庄里,正门路上已经被皇陵派守住了。」向扬不知路线,便道:「请石姑娘指引方向 .」石娘子道:「让我坐在前面,我来控缰。」向扬便让石娘子坐到身前,让了缰绳。他的骑术颇不及石娘子,马蹄一行,双手无处可放,登 时有些身子不稳,摇摇晃晃。
      石娘子察觉向扬坐得不稳,回头微笑道:「向兄,这样可要摔下马来的。」
      向扬一阵尴尬,笑道:「在下不擅骑乘,让姑娘见笑了。」石娘子道:「不打紧。这么着,你扶着我罢,摇摇摆摆的也不好快行。」
      话虽如此,但石娘子乃是姑娘家,向扬心中为难,不知双手往那里摆好。石娘子一回头,见他神色不安,不禁好笑,道:「扶着我的腰就 是了,还想什么?」
      向扬别无它法,只得轻轻按着石娘子两侧腰际。石娘子笑道:「向兄,你方才大显身手,何等威风,怎地现下轻手轻脚的?扶好罢,有什么好害羞的?」
      向扬见她说来爽快磊落,毫不忸怩,也就安心,便稳稳扶着石娘子腰边。石娘子一声呼叱,纵马快奔,那马撒开四蹄,往山间小路而去。
      山中草木繁盛,树丛茂密,一眼看来,实不容易骑马通行。但石娘子熟悉山中各处大道小径,控马奔驰山林,仍是来去自若。只是山路毕 竟不利马行,甚为颠簸,向扬不自觉手上加力。石娘子打扮朴素,衣衫单薄,向扬指掌紧贴她腰际,清清楚楚地感受到她腰间为控缰所做的施 力,柳腰时展时缩,充分显出她身体的柔韧健美。
      向扬初时不觉,但每当马匹行路震荡时,手上自然有此感觉,石娘子却似乎丝毫不知,不由得微感困窘,说道:「石姑娘,你当真放得下 心,全不提防我有无其他意图?」石娘子逕自策马,道:「我看人还不至于太走眼,你不是那种趁人之危的人,否则何必救我?」
      向扬听她语调平淡,信任之意却显而易见,心下暗暗佩服,心道:「石姑娘领导巾帼庄,果然自有其见识气度。」方念及此,忽闻前头一 片嘈杂之声,似有多人正在交手。
      石娘子催马上前,越过一片树丛,赫然是一片刀光剑影,数十人交相恶斗,剧战不休,林子里男多女少,显然巾帼庄已居于下风。一个长髮女子手持长棍,身法快捷灵动,连声娇叱,棍法密集如雨,着着精妙,领着众女左冲右突。然而敌人众多,一时难以突围。树林中四处洒血 ,战况激烈,景象惊心动魄。
      石娘子怒喝道:「贼子休要逞强,巾帼庄石娘子在此!」话声未毕,右手已打出一枚飞石,正击中与那持棍女郎交手的一名壮汉面门,打 得他鼻樑断裂,惨叫跌倒。那女郎回头一望,见是石娘子,登时大喜,叫道:「大姐,你没事吗?」
      这女郎便是巾帼庄二庄主凌云霞。诸女见到石娘子,齐声欢呼,叫道:「大庄主!」
      一名中年汉子抢上前来,一拳打向石娘子肩头。石娘子右掌一翻,扣住那人手腕,一收一甩,「砰」地一声,将那汉子狠狠摔在地上,便 即一动不动,手法脆快无比,口中同时说道:「向兄,这些是皇陵派的人,我二妹可能不易应付,要请你帮她一帮了。」向扬一点头,道:「 好!」一按马背,飞身而出,一个起落,立时到了凌云霞身后,雷掌顺势发出,打得一名皇陵派好手狂喷鲜血。
      凌云霞见了向扬,不禁一怔,一时会意不过来。石娘子纵马奔来,道:「二妹,这位向兄是任大侠的同门晚辈。」凌云霞轻呼一声,低声道:「阁下大名,可是叫做向扬?」向扬道:「正是在下。」凌云霞面现喜色,挥棍逼开对手,道:「多谢相援,令师妹华瑄姑娘也来到敝庄 了。」
      向扬大为惊喜,雷掌攻势不停,道:「我师妹也来了?现下在贵庄中吗?」
      凌云霞道:「是,华姑娘和我三妹正守在庄里。」石娘子左手打飞石,右手连环拳掌,远尽皆攻,一边道:「三妹已经回来了?」凌云霞 棍路一扫,叫道:「昨晚回来了!」她这一棍出得狠,使足了内力,声调不觉提高。
      向扬和石娘子一加入战阵,局势立时改观,皇陵派众人节节败退。领队之人眼见情势不利,当下叫道:「诸位兄弟尽速退回,两位师弟随 我断后!」众人渐次退开,一边阻击巾帼庄诸女进逼。
      凌云霞道:「大姐,要不要追上去?」石娘子道:「这一队人数虽众,却无几名高手,无谓多费手脚,先回庄里巩固防御。」凌云霞当即 喝令众女救起受伤同伴,收队回庄。
      向扬见巾帼庄众女行动明快,便如一支训练有素的精兵,传令一出,立依动作,心底暗暗喝彩,心道:「无怪乎巾帼庄以寡击众,尚能支 撑,看来她们着实在攻守战阵上下了苦功。」
      众人自巾帼庄后门进庄,到了厅上,两名少女当先迎了出来。左首那青衫少女一见向扬,便冲了出来,一脸欣喜,欢叫道:「向师兄,向师兄!」
      向扬一拍那少女肩头,笑道:「师妹,你也到啦!」华瑄眨着眼,道:「文师兄找你过来的吗?」向扬道:「没错,不过师弟在找任师叔 下落,想来没那么快到这儿。」
      华瑄拉过旁边那女子,道:「蓝姐姐,这就是我说的向师兄,你看!」
      脸上一片兴奋,像是要展示什么难得的东西一般。那女子自然便是蓝灵玉,她今日都在领着诸女抵挡神驼帮的一波猛攻,刚刚才杀退对方 ,进庄休息,一时没想到当天华瑄对她说的话,当下只拱手道:「幸会。」
      华瑄脸绽笑容,道:「蓝姐姐,你看向师兄好不好啊?」蓝灵玉茫然不解,道:「什么好不好?」华瑄道:「我那天跟你说了啊,要把向 师兄介绍给你嘛!」
      蓝灵玉一愣,登时想起,脸上不禁微微一红,笑道:「你别胡闹啦,哪能这样决定的?」说着不禁望了向扬一眼。
      向扬笑道:「师妹,你年纪轻轻,也想学人做媒么?」华瑄笑道:「向师兄,你谢不谢我?」向扬扣了下她的额头,笑道:「小丫头就爱 乱来,你向师兄已经帮你选了个师嫂啦!」华瑄「啊」地一声惊呼,说道:「向师兄,你……你成亲了?」向扬笑道:「那倒还没,总要师弟 师妹来喝喜酒才成啊。那位慕容姑娘呢?
      我倒想见见未来的弟妹呢。「华瑄心里一羞,满脸通红,低声道:」文……文师兄都告诉你啦?「
      石娘子左右盼望,道:「四妹呢?不在庄中么?」蓝灵玉道:「四妹带了十几人出去,跟龙宫派的狴犴太子动上了手,打到后山去了,你 门没见到吗?」凌云霞道:「我们只跟皇陵派的人打了一场,没有看到龙宫派的。」
      石娘子眉头一皱,道:「这小妮子性子太直,别要中了敌人的诡计。二妹,你现下身子状况如何?」凌云霞微一运气,道:「胸口有点气 窒,歇一歇,还能打一阵。」
      石娘子道:「好,你且休息一阵。」望向蓝灵玉,说道:「三妹,你怎么样?」
      蓝灵玉道:「受了些小伤,不碍事的。」石娘子道:「好,你跟阿缨她们去接应四妹,千万小心。」蓝灵玉点点头,道:「好,我这就去 !」
      向扬听她说话中气不足,便道:「蓝姑娘,我想你还是该歇息一下,对方高手甚多,单凭斗志是打不尽的。」蓝灵玉握起双戟,道:「要 歇息,也得先把四妹平安接回来。」
      向扬忽然右掌一立,叫道:「蓝姑娘,你先接我两掌。」掌力一吐,直拍蓝灵玉正路。蓝灵玉陡觉掌风迫人,难以硬接,心下暗惊:「这 人内功如此深厚!」
      当下旁跃避开,向扬左掌又已击到。蓝灵玉武功本不及向扬,久斗之下,气力不足,这一掌避之不及,立被向扬按住右肩,不禁一呆。向 扬掌下凝力不发,道:「龙宫派九龙太子,至少有两人能使出这等功力。蓝姑娘,巾帼庄外强敌环伺,如此情势,万万不能再有逞强举动。」
      华瑄也道:「是啊,蓝姐姐,你刚才打了那么久,再出阵实在太危险了。若说要去接应杨姐姐,不如……」她本想自己出去找杨小鹃,忽 然心念一动,道:「……交给向师兄好了,向师兄武功很厉害,绝对没问题的。」
      蓝灵玉见了向扬这两下出手,知道他武功远在自己之上,当下道:「好是好,只是不知向兄是否愿意帮忙?」向扬道:「这个自然,只是 杨姑娘相貌如何,得先知晓。」当下蓝灵玉说了杨小鹃的衣着相貌,又叮咛了山里要道,向扬记住了,当下乘马出庄,再往庄后山中而去。
      他在山中来回寻探,却不见一人,绕至山林深处,依然如此。向扬暗暗纳闷,心道:「不如到龙宫派门人聚集处一探,瞧那狴犴太子是否 回归。」
      当下便想纵马绕道庄前。奔出不远,忽见密林两旁窜出数人,各持兵刃,叫道:「来者何人?快快报上名来!」
      向扬勒马停下,见每人均是龙宫派装束,当下道:「狴犴太子可在?在下刚刚见过蒲牢、睚眦、狻猊三位,正想顺道拜访狴犴太子。」当 先一人高举手中钢叉,叫道:「四太子刚刚战胜凯旋,没空见你,你是何人?再不通名,先将你拿下了!」
      那人话才出口,向扬已飞身离马,九通雷掌连珠打出,将一众龙宫弟子尽数打倒,道:「对不起得很,在下可要自行通过了!」翻身上鞍 ,续往前行。龙宫派诸人武功和他天差地远,一掌拍下,均皆吐血倒地,哪能反抗?
      向扬听那人说狴犴太子得胜,虽不知真假,却不免暗暗忧心,当下更是快马加鞭,要绕出后山。行出里许,忽听一丝细微笛声自远处树间 传来,蕩人心神,说不出的诡异奇幻,隐隐又传出男子的笑声。
      他疑窦大起,控马驰近,听那笛声极是美妙,却不似正道,曲调颇有勾引人心之意,一阵低微的女子喘息自树丛后断断续续地传出,更是 引人遐思。忽听一个男声说道:「康姑娘,久闻你的琵琶是罕见绝艺,何不与康兄弟合奏一曲,让我等与杨四庄主同享欢乐?」此言一出,又 传出一阵附和轰笑之声。一个娇媚的女声道:「先让家兄尽兴,奴家再行献丑不迟。」
      只听先前那少女拚命止喘,叫道:「你们……你们这些恶贼,就算你们再怎样……再怎样耍花招……本姑娘……我……呃嗯……啊!」一 声衣服撕裂之声响起,接着又是一阵男子的狞笑声。
      向扬听在耳里,不觉心惊,心道:「杨姑娘落在皇陵派康氏兄妹手里了吗?」
      他下马上前,藏身树后察看。
      只见一个俏丽少女躺在林间乱石之中,四肢不停扭动,脸上神情满是羞耻难耐之色,上身只着一件白色衬衣,地上有一件撕碎的淡黄衫子 ,正是巾帼庄四庄主杨小鹃。一群男子和一名美艳女子围着她,一名短鬚男子吹着铁笛,瞇着双眼,满是邪意。众人中一人衣着华贵,腰束龙 纹带,想是龙宫太子之一。
      那龙宫太子伸手去摸杨小鹃脸蛋,笑嘻嘻地道:「杨四庄主,你的皮肤可真嫩,可比我们那些宫女还要细緻。出了这么多汗,你快受不了 了吧?」
      杨小鹃大羞,边推边避,却似乎全身无力,难以起身,手上也无甚力道,骂道:「狴……狴犴……你卑鄙……啊啊……不……不要碰我! 」
      狴犴太子低下头去,笑道:「方纔你打了我一弹,现下换我来还你一弹。不过呢……这一弹会让你舒服透顶的……」说着一只手去摸杨小鹃腰带,伸出舌头,要往她脸颊舔去。杨小鹃挣扎闪避,但在笛声催诱下,却是身不由主,急得泪水盈眶,叫道:「不要!」
      蓦地一声暴喝传来:「狴犴,滚开!」一道凌厉掌风铺天盖地捲至,猛然击向狴犴太子后心。狴犴太子正要逞欲,骤觉背上巨力压迫,霎 时间骇然失色,不及回头,连忙纵起闪避,叫道:「什么人?」
      话才说出,陡听轰然声响,一回身,已看清来者是个青年,左臂环抱杨小鹃,右掌所对之处,地面已现出一个坑洞,沙尘冉冉,掌上威力 之大,可想而知。
      杨小鹃一时未能反应,一双俏目怔怔地仰望着向扬。

友情提示:请勿长时间观看成人影视,注意保护视力并预防近视,合理安排时间,享受健康生活。

版权声明: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,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站点自动搜索采集信息,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。

联系我们:oopp112233qq@gmail.com 激情综合站:干色姐妹网_色情激情网_哪里有免费的黄色网站_四房开心色播网 为海外华人服务,提供综合成人信息,免费的综合成人精彩内容。

站点申明:本站内容均收集于互联网,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,受美国法律保护。本站无意侵犯任何国家的宪法,如果当地法令禁止进入,请马上离开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