出卖妈妈获得好处

    时间:2018-02-06 我天生就是个好色的坏胚子,晓得利用人们的弱点,赚取自己的利益。当然,这要是没有两把刷子,那是不行的。我从小就聪明,家伙也大。
  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–
    “小军!下学就快回家,妈妈等你回来做好吃的。”一个甜甜的声音在叫我。
    我扭头一看,身后家门口婷立着一位年轻美貌的少妇,身材高挑,约1。65米左右,乌黑的秀发用白手绢束在脑后,显得端庄而又素雅。
    她合体贴身的浅色短裙,修长匀称的腿上穿一双薄如蝉翼的肉色长统丝袜,脚上穿一双黑色平绒面高跟布鞋。
    她那双摄人心魄的大眼睛里满怀信心,她悠雅地打了个手势
    “知道了,妈妈。”我快步跑走了,满脑子出现的都是妈妈俊美的面容,高挑性感的身材。
    我的妈妈原是辽甯一家歌舞团的文艺骨干,长的酷似关之玲。妈妈气质高雅,又注重穿着妆扮;因此大家都认爲她很有味道。在整个社区而言,妈妈可是数一数二的性幻想对象呢!
    自从爸爸去了海南作生意出车祸死了。33岁的她也下岗了。爲了生计她四处找工做,最后在一家夜总会当了伴舞。
    由于爸爸去海南作生意赔了本,欠债不少。我们家庭十分困难,妈妈经常地向别人借钱。
    有时连我的学杂费都交不上,记得有一次我没穿运动服后,被体操老师赶了回家。
    一向自尊心很强的我,从那件事起就对上学不感爱好了,经常旷课,和社会上的一帮小混混在一起,打架,看黄色录像。。。
    下午上数学课,太枯燥乏味,我逃学了想早点回家,吃妈妈做的好吃的。
    发现家里的小院大门紧闭,门口停泊一辆小轿车,我好奇的跳墙进去,躲在平房窗户后望里偷看,只见屋里有个青年男子色迷迷围着我妈。
    “我。。。实在借不到钱了,求您在宽容我几天吧?”
    “既然如此,我可就把你押给我的这房子卖掉了?你们母子预备住马路吧。”
    “不要。。饶了我们吧。麻哥。”俊美的妈妈哭诉着请求他。
    “其实,我又咋会这狠心肠呢?你放心只要你这次让我舒适了,我不会爲难你,你借的一万元就算了。可别和上次那样说好了,你又不干了。”说话的竟是她的夜总会老板——-麻哥。
    “非得做那事吗?那样太丢人了,要让人知道了,我们怎麽见人啊?””妈妈一双秀眼里满是羞愧的看着他。
    “行了。你又不是处女,还和我装算?脱下你的衣服…”老板淫威地说。
    “。。。。。那你要说话算话,只能一个小时的时间,小军就快下学?”娇美的妈红着脸说。
    声音低得连自己都快听不到了。
    “哎。。美人,我们可以做了吧?”
    “嗯”她微闭着漂亮的双眼轻声说。
    她的手慢慢的将西装自她肩上脱下,缓地在腰上找到裙子上的扣子,松开它,然后拉下拉链,裙子便滑到她的脚踝上,白细滑润的肌肤闪闪发光,除了白色透明长筒丝袜与高跟鞋外,她现在几乎全裸,站在男子面前,眼神迷惘的注视着前方,
    老板坐到床边揽腰抱住光滑的她抱在膝盖上。开始揉着妈妈那美好的双乳,捏着那对坚挺起的腥红乳头……
    她的阴毛看来是修理过,很整洁,大小阴唇都很秀气,隐藏在茸茸的阴毛中。她肉体深处原始的欲望被挑逗起来,呼吸急促,浑圆丰满的大腿张了开来。开始呻吟,她的私处又湿又滑……
    老板将妈妈推倒在床上,然后跪下,将她的大腿高举过双肩,舌头探进妈妈湿润欲滴的三角地带,轮流将那两片多汁的阴唇含进口中,轻柔的吸吮,再把舌头探进妈妈她爱之缝隙的下端,然后一路向上舔,直到上端的阴蒂,优雅的舔着它,感觉到妈闻着妈妈蜜穴传出淡淡可爱的气…。
    她的大腿不由自主的颤抖着…随着舌头不停玩弄,妈妈羞愧的挣扎着,脸庞红霞更浓了,衬出她肤色的晶莹白腻。她的呼吸变的浊重了,两条大腿不住夹紧老板的头,鼻孔发出“唔……唔……唔……”的哼声。
    她无力的瘫在那儿,任凭老板在自己的肌肤上爲所欲爲…,大腿不由自主地摆动着。很明显地,肉洞上方有个小豆子样的东西慢慢鼓起,探出头来。
    老板发烫的肉棒怎麽也对不準,几次都从旁边滑了过去,但龟头上已经沾了不少热乎乎的淫水。
    这时湿润迷人的肉缝全部暴露在外,老板用左手握住大鸡吧狠狠的插进了她的阴道内。
    她唉哟一声,痛苦的淫叫:“啊…轻一点啊!你”。妈妈紧紧地抓住了他的粗壮臂膀。
    老板顺势一挺,立即感到进入一片前所未有的柔软和暖和中。妈发出低闷痛苦的呻吟,一脸惊惧地望着他。龟头在里面挺进,到处都是淫水的滋润。
    “别难爲情。太太。你不是和你老公干了无数次了吗?”
    他爬在妈妈的身上,开始慢慢有力的抽送。很快的,就没法控制屁股的抽动频率,开始像一匹野兽一样***着妈妈,空气中弥漫着激情…。
    “怎麽样?很舒适吧。”
    妈妈露出欲哭的表情,“别问我这种事情…我不知道。”
    “这没有什麽好害羞的,这样做会更舒适的。”
    膨胀的肉棒在她的穴里,猛地插入更深。刹那间,感觉到他肉棒的顶部抵到了妈的子宫口。
    “啊…不要…啊啊…啊啊…”嘴里马上发出淫浪的啜泣声。妈一边用力弯屈着两条修长的穿长筒丝袜的玉腿。一边不觉得摇动性感的屁股配合着猛烈进攻。
    “啊…………啊………啊……”她不断呻吟
    妈张开那丰满的唇,老板的嘴巴迎上去,舌头也探进她嘴里搅动起来。腰杆子动作的空间大了许多。
    老板无所顾忌地抽插着。妈的鼻子里发出呜呜的声音,双腿也不自觉地环绕住他的腰。看见她那双丹凤眼露出迷离的目光,我知道她也享受。究竟猛男的肉棒是不一样的吧!我想。
    “哗,你的阴户这麽紧,夹得我好爽啊!”老板奋力沖刺,要把积压的精液射到妈的阴户。
    忽然他龟头一紧,因爲妈来了次高潮,子宫口咬住了他的肉棒,老板忍受不住了,急速地抽出来油光光的大鸡吧,喷出了一道滚烫的白色浓精。弄得她满脸都是。
    “呀,你好讨厌呀!”
    “真爽啊……太激动人心了,你让我早泻了。”接着又对妈说:“把你一只丝袜脱了。”
    听了老板的话,她顺从的从床上下来,开始脱袜子。单腿着地,一条腿撑在床上。用手将袜子缓缓脱下。那脱袜子的动作,赤裸着的下身,白色长统丝袜的包裹着玉腿,雪白的丰臀,还有那性感的弯曲阴毛,早已经变硬了的充血的粉红色乳头,无不显示着此时此刻她是他的玩物。再傲慢的女人到了他的手上,也都会成爲任他玩弄的一条性感母狗。
    老板大概有生以来首次见识到这般雪白丰腴、性感成熟的女性胴体,心中那股兴奋劲自不待言了,他色眯眯的眼神发出欲火的光彩,把妈本已娇红的粉脸羞得更像成熟的西红柿。
    丝袜很快就脱完了。老板用她的一条白色丝袜,把湿淋淋的肉棒上的淫液擦拭干,又扔给她让她穿好。
    这时老板又开始不老实了,他伸手搂着妈妈的肩膀,另一只手也滑到妈妈的大腿上。
    妈妈身子一扭,摆脱开来说道:“你不要乱来呦!”
    “谁叫你长得那麽漂亮?我还没玩够呢”老板嘻嘻笑道。
    他的手掌摸到她两腿之间,贴在的妈妈阴户上,有节奏地压迫着。他细细品味着那娇嫩滑腻的丝质触感,像摆弄一件艺术品似的,赞歎地玩弄着她。
    老板用手指爱抚她的阴唇,手指沿着裂缝,一根一根的陷入她的潮湿紧密的阴道里,当他的两根指头完全没入湿热的阴道时,用力拉扯着,指头在她的阴道内任意地侵略。
    「啊……嗯……」妈妈从鼻子哼出声音。
    他的另一只手也没有閑着,抓住一只雪白的乳房,揉着那美好的双乳,象揉面团一样用力揉搓,捏着那对腥红的大奶头……用二根手指夹住那腥红色的乳头尖端磨来磨去。
    腥红的乳头,已经因刺激而站立挺起。漂亮而殷红的大片乳晕,衬托着大豆般的乳头,令人垂涎欲咬上一口。
    妈妈的呼吸变的浊重了,她两条大腿夹住他的手,鼻孔发出“唔……唔……唔……”的哼声。
    俏脸上的红晕像融化了的胭脂一样蕩漾开来,一直蔓延到了耳根。
    “啊!你真是上帝的杰作……”他忍不住的赞歎。
    “啊。。嗯。不要用手。。我不习惯。”她哼出淫叫。
    他的手在里面不停的动作刺激着。。。。妈妈羞愧地开始挣扎着。
    我在窗外气得半死,这王八蛋把我妈当成性玩偶了!!
    老板站在妈妈的身后托起她的一条大腿,将粗大的龟头,对正妈妈湿漉漉的阴户,他向前一挺,深戳了进去。“噗嗤”一声,整条大肉棒已经从背后没入了肉穴中,妈妈唉哟一声,痛苦的淫叫:“你的太大了!轻一点啦!”。双手赶紧扶到茶几上。
    虽然她已经有了次高潮,但淫欲似乎并没降低。频频挺动着她的雪臀向后迎合着他,想要让粗大的龟头更深的插入。老板紧还是不紧不慢的的逗着她。冷不防他伸出一支手,向后抱着她的臀部,然后将自己的屁股往前一顶。
    “卜滋”一声,大阴茎已经整根没入在她湿淋淋的肉穴中了。她闷哼一声,好过瘾,略擡着头,臀部顶得更高了,穴内的肉壁紧夹着的大鸡巴,一前一后的动了起来……
    二人结合处不断流下黏稠的爱液,直滴至他的大腿处。
    老板拼命的抽插着,她的大阴唇随着阴茎的进出一张一合,淫液也随着阴茎的出入,顺着她的大腿两侧慢慢的流了下来,我看到妈漂亮的曲线和屁股的洞里插入肉棒的情形。我觉得后背上已经冒出汗珠。
    二入之间再度发出了肉体摩擦的猥亵声。渐渐的,老板觉得阴茎被她的阴唇和肉壁越夹越紧,阴茎像被一个小嘴儿用力吸允着,这是他未体验到的快感,“你的美穴果真是不同凡想啊!好棒呀!喜欢和我性交吧?”
    她的叫声也越来越大,“……哼……好……不……要……折……磨……我…
    …哼……哎……”
    她迷人的浪叫越发刺激着老板,他疯狂的挺动着下身,我看到他的龟头一直到睾丸慢慢的被她湿热的阴唇紧含住。
    她满足的发出了一声,“哦……舒适……啊……我受不了啦,一条腿站困了。你快点完毕吧?”
    他决定速战速决,一次喂饱她,要在短时间内把她彻底征服,他把阴茎抽出到只剩龟头留在里面,然后一次尽根沖入,这种方式就是猛沖锋,用力的急速抽送,每次都到底,她简直快疯狂了,一头秀发因爲猛烈的摇动而散落满脸,两手把床单抓的皱的乱七八糟。。。
    每插入一次,她就大叫一声:“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”
    她淫蕩的呻吟声让我忍不住要射精了,老板连忙用他的嘴塞住她的嘴,不让她发出声音,她还是忍不住发出浑厚的声音:“唔……唔……唔……”
    我的肉棒已经把裤子高高顶起一个小帐篷。
    面对如此尤物,老板加力进攻了,挺着大鸡巴躺倒在妈妈身下,用他的大肉棍从下边插入了妈妈的阴道里,他用力往上一挺,宏伟的大阴茎在那细小的阴道里、大行程的抽插,油光光的大鸡吧上都是她的淫水。
    一连二百多个回合,在老板着力摧残之下,妈妈的淫妇本色终于被激发出来了,只见妈妈被他操得满面痛苦,要死要活,不顾一切地淫叫起来,
    “啊……啊……喔……我…我……受不……了……哎唷……”
    老板对着妈淫汁淋漓的阴户用力插入,强烈的沖击直达子宫,同时阴核也受到压迫,妈妈像条母狗般他从后面大干着。
    到了后来,只听到妈妈淫浪的呻吟和他急急的喘气声。在数不清的撞击后,妈妈发出哼声,如此便达到高潮,全身颤抖。老板的阴茎跳了几跳,一股滚烫热麻的精液直往子宫射去,他每用劲插一下,就射出一股,把子宫颈烫得热乎乎。连续七八下,直到整个阴道都灌满了精液爲止。
    他畅快把的阴茎由妈妈的阴户中抽出来时,白色精液也从阴唇里流出来。
    “唔…不行了…啊…好…”妈双手抓住床单,擡起屁股,淫蕩的扭动,语无伦次。然后像死去那样瘫直在床上。
    我的昂首挺胸的小弟弟也射了一裤裆———-惨了。
    从那次以后,老板成了我家的常客,老板除了慷慨给我们钱外,还常给我小礼品,就连我有一次失口要他的微形摄像机,他也愉快地当场送给我了。
    我知道他是爲了沾我妈妈的便宜。我也可以偷窥春宫吗。但是好景不长,不到一个月,老板被公安局抓起来了,夜总会也被查封了。听说是私藏并贩卖毒品,他再也不能来玩弄了。

友情提示:请勿长时间观看成人影视,注意保护视力并预防近视,合理安排时间,享受健康生活。

版权声明: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,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站点自动搜索采集信息,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。

联系邮箱: 激情综合站:干色姐妹网_色情激情网_哪里有免费的黄色网站_四房开心色播网 为海外华人服务,提供综合成人信息,免费的综合成人精彩内容。

站点申明:本站内容均收集于互联网,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,受美国法律保护。本站无意侵犯任何国家的宪法,如果当地法令禁止进入,请马上离开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