逍遥小散仙 第二集:孤岛春色 第六章 残阵

    时间:2018-02-06 「这算什么!」
      倒吊着的崔小玄又惊又怒,狼狈万分。
      飞萝笑得花枝乱颠,扬手一指,娇喝道:「去!」
      树籐立十分听话的将他放开抛下,然后窜入树冠,眨眼间消逝无蹤。
      小玄摔到地面,又是一阵头晕目眩,半天爬不起来。
      「傻瓜!谁叫你哟,冒冒失失就蹦出来,没瞧见我在布置陷阱吗?」
      飞萝伸出手去拉他,看见他顶上给电得竖起的一蓬头髮,禁不住又是一笑。
      小玄张口望着她,始终不能习惯这娇艳师叔的过分美丽,心头的火气没志气地迅速消退,抬手接住妇人的冰腻柔荑,摇摇晃晃地爬了起来。
      「你在布置阵法?」
      阵法从来就与机关术息息相关,小玄对她的机关术早就垂涎三尺。
      「不能算阵法,只是个陷阱。」
      飞萝解释道:「原来的阵法残存得太少,根本无法复原,只能用来做成陷阱。」
      「啊!师叔能利用这里残存的阵法?」
      小玄眼睛发亮,这可是一门他早有所闻的高阶机关术技法。
      飞萝点了下头:「嗯,这岛上的残阵还剩下一些布置与灵能,我们可以小小地利用一下,把它们变成各种有趣的陷阱。这里离妖巢不远,那些妖秽迟早会追来,到时我们便可凭此周旋一番。」
      小玄听得心痒难搔,终于按捺不住,央求道:「怎么个利用法呢?好师叔,您教我一点好不好?」
      「不好,你又不是我的徒弟。」
      妇人摇头微笑。
      小玄满脸失望。
      飞萝睨了睨他,忽然伸手帮他拿下一片沾在发上的枯叶。
      那条手臂的袖子已给骷髅血蛛撕去了半幅,这一抬起,残袖滑褪,深处的隐秘雪腻乍然洩出,惹得男儿一阵心旌摇蕩。
      飞萝转身向前行去,悠悠道:「不过,你若愿意,就来帮我打下手吧。」
      小玄大喜,急忙紧紧跟上。
      两人来到楼前的石廊,飞萝忽然停下脚步,若有所思。
      小玄兴奋问道:「这里也有什么残存的阵法吗?」
      他睁大眼睛东张西望,并无发现什么异处。
      飞萝不答,只命小玄去搬挪石廊中一些鬆脱残损的石条、石块,按某个方位重新排列摆放。
      渐渐地,小玄开始感觉到一点法能的波动,却不知是从何生出,心中奇怪,忍不住又问:「师叔,这里到底有什么呀?」
      「你不是知道了吗?就是个法阵呗。」
      飞萝道。
      小玄搔头道:「可为啥……我什么都没瞧见呀?」
      「没瞧见?那你在搬什么。」
      飞萝走到一条青灰色的廊柱前,凝目细看。
      「我不是问这个,我是问这个法阵……」
      小玄凑过去朝廊柱猛盯,但除了几条弯曲裂罅,依然没有其它发现。
      飞萝倏地挥袖拂去柱上的灰尘,伸出两根春葱玉指,点按在柱壁上,念了个十分简短的咒语,猛见一溜小小的赤焰从指尖涌出,没入柱壁,几乎同时,柱壁上凭空亮出了一个符印,眨眼即逝。
      小玄呆了一下,张大嘴巴道:「原来这柱子上藏了个隐形符印!」
      「嗯,这隐形符印就是此阵的启动符,因为法阵已给破掉,且时日久远,法能流失太多,因此需加点法能进去填补……」
      飞萝沉吟道:「将此阵重新布置和调整一下,也许还能用用,至少做成几个陷阱不成问题。」
      「可是,你怎么知道这里藏着个符印?」
      小玄参不破其中关键。
      飞萝微露傲色道:「我玄教神通无数,这侦测阵式与机关的法门不过是沧海一粟矣,你听说过无相之眼没有?」
      「无相之眼!」
      小玄蹦了起来:「这可是绝顶的侦测法门呀,原来师叔会,您……您就教我一点点好吧?」
      「不行,敢情你还不知道教规么!」
      飞萝断然拒绝。
      玄教教规严禁门人私授秘技,素来违者重处,但对于癡迷机关术的小玄而言,这无相之眼简直是无上的诱惑,他心中痒极,竟忘乎所以地抱住妇人一边臂膀纠缠:「好师叔,您就偷偷地教我一点,只要你不说我不说,谁又会知道?」
      飞萝亦不收臂,笑吟吟道:「这可奇了,你又不是我徒儿,我为什么要冒着挨罚的危险教你?」
      小玄心念急转,一时想不出有什么交换的东西,脱口道:「好师叔,只要您教我这无相之眼,从今以后,我啥都听你的!」
      飞萝黛眉一挑,瞇起美目道:「你敢不么?你若不乖乖听我的话……哼!相信那晚的风流故事会有许多人喜欢听哩。」
      小玄迷了心窍,竟把脖子一梗,大声道:「弟子有把柄在师叔手里,自然不敢不听,只不过那是被逼的,倘若师叔肯教我无相之眼,弟子可就心甘情愿啦。」
      飞萝沉了脸,似嗔似怒地盯着他。
      小玄凛然挺胸,一副豁出去的模样。
      飞萝终于忍不住,突地「噗哧」一笑,扬手把男儿的俊颜拧成猪脸,嫣然道:「我真服你啦!明明是在跟人讨东西,却能摆出这副大义凛然的模样!」
      小玄跟着笑了出来,在这么近的距离望她那对灿若星辰的美眸,心中禁不住地乍惊乍酥。
      飞萝收回手,道:「好吧,搁不住你闹,不过么……」
      小玄大喜,忙道:「不过什么?」
      飞萝道:「你可记得你许过的话?」
      「记得记得,从今以后,弟子一定心甘情愿地听从师叔吩咐!」
      小玄连声保证。
      当下飞萝开始传授秘术,石廊残存的法阵正好拿来当教材。
      小玄天资非凡,且兴趣极浓,进步十分神速,不过盏茶光景,便已窥得门槛,不仅隐约看见了那个廊柱上的隐形符印,还发现许多淡淡光影,正附于适才搬移过的石条石块上,不禁喜得眉花眼笑。
      飞萝瞥见,训斥道:「这无相之眼易学难精,你眼下学到的连皮毛都称不上,有什么好得意的!」
      话虽如此,心底却是暗暗惊讶此子的天赋。
      小玄忙收了笑,惶然道:「是是,弟子一时得意忘形,下次再不敢了。」
      两人一教一学,终于将石廊重新布置完毕,继又向前行去。
      「师叔,石廊里残存的究竟是个什么阵法?」
      小玄问。
      飞萝沉吟道:「不清楚,似乎是土系类的阵法,但却独闢蹊径,间夹着对亡灵类魔物有加成威力的法能,我越来越怀疑,这个阵法群就是传说中焚虚在大泽留下的大禁制,因为他的绝学与海内诸门截然不同。」
      「如此玄异之阵,却还是给人破掉了……」
      小玄出神道。
      「人外有人,天外有天。」
      飞萝道:「破去这个阵法群的人,必然超乎想像的强大。」
      这时两人路过一座栽满芭蕉高约五丈的石台,上边有个亭子,飞萝忽又停下了脚步,抬首凝望。
      小玄现学现卖,立用无相之眼侦测亭子,果然发现了异样,只见近十个代表着法能的淡淡光团在亭子里浮动,兴奋地沿石阶奔上去,边跑边叫道:「这里肯定又隐藏着一个残阵!」
      亭子半隐在碧绿的芭蕉丛里,顶上萝蔓繁茂,缕缕逸逸地垂下,两人进入,立感格外的凉爽怡人。
      「好舒服的地方!」
      小玄十分喜欢,亭子虽然隐蔽,却因位处高台,视野十分开阔,周边二、三十丈的景致都非常清晰地落在眼内。
      亭子四周围栏,栏内是一圈石椅,正中央有一张固定石桌,周围立着四只石墩,与寻常亭子没什么两样,若非小玄学了无相之眼,根本发现不了这里的奥秘。
      飞萝走到亭子边上,仔细打量着围栏。
      小玄这才注意到每一根青石栏杆的顶端都雕刻着奇异的兽头,无相之眼看到的淡淡光团正萦绕其上。
      「这些兽头刻的好像是……狻猊呀?」
      小玄忽然想起那颗被飞萝毁掉的金睛火猊心来,不禁一阵心痛。
      「不是,是夔。」
      飞萝微露兴奋之色,接道:「这个法阵破解得不太彻底,看来能恢复七八成!」
      说着用指在夔首上画了个细小的符印,每划一下,便有一道耀眼的白芒闪掠。
      小玄早就听闻过这师叔的绝技,趁机拍马屁道:「这就是四象诀中的惊电指吧?出如飞虹,师叔的功力真真精湛呀!」
      「不是惊电指,这光是残存之阵的法能,被我激发了。」
      飞萝说着,葱指倏又划了一下,骤见一道白芒从夔首射出,正中小玄的胸口。
      先前给电打着的印象仍驻心头,小玄大惊,怪叫一声蹦了起来。
      飞萝咯咯娇笑,似看耍猴儿般高兴。
      小玄摇摇欲坠,抚胸惨哼道:「你……你为什么又要伤我?」
      「伤哪儿了?胆小鬼!跟你玩的。」
      飞萝笑道。
      小玄一愣,定了定神,发觉并无不适,放开抚胸的手,原来身上完好无损,不由脸上发烧,诧讶道:「怎么没事?莫非这个残阵恢复不了?」
      「傻瓜,这光唤做离光,专破邪秽,对亡灵类魔物有极强的杀伤力,但对其他却是丝毫无害。」
      飞萝边说边施法,又将一个符印种入另一个夔首。
      小玄咋舌道:「离光?那不是传说中夔龙才能发出的奇光吗?那焚虚散人竟能以阵法发出,这亦太厉害了吧!」
      「聚窟洲乃仙家胜地,奇人异士无数,焚虚为其中的佼佼者,他所布的阵法能发离光不算稀奇。」
      说话间,飞萝已在石桌上找到了启动阵法之符,运灵力填充了些许法能后,开始指点小玄侦测并恢复残阵。
      不到半个时辰,小玄已能操控栏杆上的夔首射出一束束眩目的白光,射程竟达十余丈远。
      「这离光真的能收拾那些骷髅吗?」
      小玄将信将疑。
      「走着瞧呗。」
      飞萝微笑道:「这个残阵恢复得很好,如果那些妖秽真的追来,到时定叫它们大吃苦头!走吧,我们再去别处找一找,看看有没有更好的东西。」
      两人从芭蕉亭出来,再无其它收穫,直至行到台楼北面的一片空地。
      此处十分空旷,十余丈内无石无树,唯独有一个孤零零的水井。
      飞萝立在井边,凝目环望周边:青石砌成的地面上犁刻着道道凹沟,构成了一组组巨大的神秘的图案,似符非符,似印非印,交叠互扣,诡异非常。
      「这儿跟楼里边那大殿的地面有点相似,不过图案完全不同。」
      小玄心料此处必然有异,边说边用无相之眼侦测周围,谁知这回却无丝毫发现。
      「奇怪,啥都没瞧见哩……」
      他一转首,见飞萝脸露讶色,忙问:「师叔,你发现了什么?」
      飞萝不答,只是蹙眉凝思,神情愈来愈骇诧。
      小玄正要再问,突见妇人扬起一手,曼妙地朝空处划了数下,指尖过处,神奇地幻出个濯银的符印来,接着舒掌一揉,将符印送入自己站立处的地面,地面上的一组图案立时亮了起来,片刻后渐渐暗淡下去,复归原态。
      「又跟我开玩笑么?」
      小玄心忖,摸摸身上,并无哪里不适,正在疑惑,猛感身子一沉,差点就要坐倒,惊得挣扎起来,体内却似灌满了铅汁,脚下更像陷于泥潭,一时竟动弹不了。
      飞萝脸上现出一抹喜讶,道:「你走一走试试。」
      小玄奋力迈腿,用尽力气方才跨出一步,又讶又恼道:「这是什么妖术?拿我做试验是么!」
      飞萝如哄婴儿学步,柔笑道:「乖,走到我这边来就没事了。」
      小玄使出九牛二虎之力,好半天才走了两步,终于满身大汗地脱出了那组图案的範围,蓦地身子一轻,猝不及防朝前跌去,一头撞在妇人身上,剎那腻香扑鼻温软满怀。
      飞萝并未闪避,只一把拎住他的腰带。
      小玄脸埋在一对肥美圆硕的软绵间,瞬麻了半边身子,惊惶欲起,却是万般不捨,突然想道:「这便宜不佔白不佔,谁叫她捉弄我!」
      索性装出筋疲力尽的模样,赖在美人身上不肯起来了。
      飞萝玉容微晕,咬唇道:「还不起来?」
      小玄这才昏昏爬起,忙乱中手边触到了一丝娇弹,心中乍又酥坏,烧着鼻息烫着脸道:「该死该死!适才是怎么回事?害我不小心……不小心撞着了师叔……」
      飞萝的注意力并不在此,喜形于色道:「知道吗?这里竟残存着一个罕世禁制!」
      小玄失魂问:「什么禁制?」
      视线不觉落在她的胸口,那里的绫罗已给弄乱,在两堆弧起的雪腻中间挤着一条迷人的深沟,而雪腻的下部则露出半抹勾魂的紫。
      飞萝道:「也许就是那传说中的--大地之缚。」
      小玄怕给发觉,艰难地把眼睛从她胸前移开,口乾舌燥道:「哦,大地之缚?好像曾听我二师姐说过哩……」
      飞萝道:「这大地之缚识者极稀,同一般禁制大相逕庭,靠的是借用大地先天之力,成倍放大进入禁制中活物的重量,以达到限制其移动的目地。」
      小玄恍然道:「无怪适才我几乎动弹不得。」
      想了想接道:「不过,这禁制虽然奇妙,却不见得厉害,只是让经过的活物移动速度慢了些,并无任何伤害呀。」
      「这还不够?你想想,若你不小心踏入了这个禁制,而你的敌人就在禁制外窥视,嘿,那将如何?」
      飞萝反问。
      小玄略略一想,便已省悟道:「那我只有挨揍的份儿了!好可怕,这岂非等于任人鱼肉……」
      「这可是我一直在寻找的上古禁制呢,不想今儿却在这里碰见了!」
      飞萝兴奋溢表,对小玄道:「你先到别处去走走,用无相之眼查探还有没有别的残阵,我要在这里好好静一静,看看能不能将这上古禁制勘破并恢复。」
      小玄捨不得美人,又想趁机学两手,道:「就让弟子在这里服侍师叔吧?」
      「不行,你在这里会干扰到我的。」
      飞萝的语气毫无转圜余地。
      小玄只好讪讪离开,走到远处,忍不住回头望去,瞧见美人如癡似醉的神情,心中又是一蕩。
      炎热的正午已经过去,微蕩的湖面拂来阵阵轻风,遍栽古榕的檯面显得格外清凉。
      小玄沿着台边信步游蕩,一边欣赏风景一边用无相之眼侦测可疑之处。
      这半炷香的时间里,他再没发现新的残阵,忽感泥丸宫空虚难受,心中一凛:「这无相之眼虽然好用,耗费灵力却是十分厉害,看来不能随便使用哩。」
      赶忙将无相之眼撤去。
      小玄正要坐下养神,打算花些时间补充灵力,忽见那边榕下立着两人,其中一个身着翠纱衫子,似是夏小婉,另一个身影却显陌生,心怔道:「这岛上还有谁呀?」
      小婉恰好向着这边,此刻也瞧见了他,招手叫道:「小玄快来,瞧瞧这道有趣的符儿。」
      她旁边那人听见,转过身来,却是小侯爷方少麟。
      小玄心道:「原来是这家伙,我倒把他给忘了。」
      心下不喜,绷着脸走过去。
      方少麟拱手一揖,微笑道:「崔师弟好啊。」
      「什么?按排序我师父可是在你师父之上,你该叫我师兄!」
      小玄生气道。
      方少麟摇头道:「你我虽属同门,却非同师,因此当以岁数来论。」
      从外表上看,他似乎比小玄年长一点。
      小玄大声道:「依我玄教规矩,当按师辈排序来论!」
      方少麟眉毛一扬,微笑道:「只怕这规矩是你定的吧?」
      小玄怒道:「你连这个都不晓得么?难道十一师叔没……」
      小婉见他们面红耳赤起来,赶忙拦住道:「停!停!这有什么好争的,哎,都是同门,谁做师兄谁做师弟还不一样。」
      两个男儿公鸡斗架般对目而视,为了风度,皆不敢破口开骂。
      小婉左瞧瞧右望望,忽然想起手中的东西,便拿与小玄看,却是一道勾勒着硃砂图案的墨符,兴奋道:「你瞧,这可是一道罕见的灯妖符哩。」
      小玄一听,立时大感兴趣,正要问,突然意识到此符多半是方少麟的,顿改为不屑道:「这有什么,灯妖不过是种稀鬆平常的下等妖物。」
      小婉道:「不是呀,灯妖虽然不算强大,但却是妖类中的异数,不单有极高的闪避能力,而且还对火免疫呢。」
      她出神道:「我还从没见过灯妖哩。」
      方少麟立道:「这个容易,我现在就召出给你来瞧瞧。」
      小婉忙摇手道:「不要啊,这种符很宝贵的,用了可就没啦。」
      方少麟潇洒道:「没就没了呗,我家里还有道符,能召出一种顶级魔兽,那个才算有点稀罕……」
      「顶级魔兽?是啥呀?」
      女孩好奇地问。
      方少麟故做平淡道:「金翅飞蝎。」
      「金翅飞蝎?」
      小婉动容道:「你有召唤金翅飞蝎的符?」
      方少麟得意点头,微笑道:「等回了泽阳,到时你来我家,一定召唤出来给你看。」
      金翅飞蝎是高踞魔兽类最顶层的物种之一,传说除了强大的力量与兇猛的速度外,还具有一种十分特殊的攻击能力--就是会令受者瞬间麻痺。
      「不知这小子的符召唤出来的是真兽还是幻兽?」
      小玄心头怦怦直跳,他早就听说过金翅飞蝎浑身是宝,几乎每一个部位都是极其珍稀的法术材料。
      小婉面露羡慕之色,对方少麟道:「你的好东西可真多呀。」
      小玄心道:「这小子居心叵测啊!定是知道小婉喜欢召唤术,就用这些符来哄她!」
      突然微笑道:「这些好东西,只怕都是十一师叔给的吧。」
      方少麟面上一热,底气不足道:「有些是我自己炼的。」
      小玄见击中要害,笑瞇瞇道:「但那金翅飞蝎符一定不是你做的吧?我记得你好像连守神符都不会做哩。」
      小婉望向方少麟,一副「不是吧」的表情。
      做为大名鼎鼎的炼符师的徒弟,居然连最简单的符都不会做,这的确太说不过去,方少麟连耳根都热了起来,心中羞恼,正欲出言反讥,忽听一个清脆甜美的声音道:「小婉,原来你在这。」
      小玄心头一跳,转脸望去,说话的正是程水若。
      小婉忙迎上去:「三师姐,你找我?」
      方少麟微一倾身,作揖道:「程师姐。」
      水若朝他点了下头,对小婉道:「跟你说句话。」
      「嗯。」
      小婉应了,对小玄与方少麟道:「我先走了,你们两个好好说话,可别再争什么师兄师弟哦。」
      说完便跟水若一同离开。
      「她还是不肯理睬我啊……」
      小玄心头一阵发涩,转脸见方少麟正怔怔地望着双姝远去的背影,心中就来气,一捋袖子大喝道:「喂!」
      方少麟回过神来,警惕地望着他道:「怎样?」
      「上次给你使诈便宜了一回,现在,敢不敢跟我再斗一场?」
      小玄气势汹汹。

友情提示:请勿长时间观看成人影视,注意保护视力并预防近视,合理安排时间,享受健康生活。

版权声明: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,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站点自动搜索采集信息,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。

联系我们:oopp112233qq@gmail.com 激情综合站:干色姐妹网_色情激情网_哪里有免费的黄色网站_四房开心色播网 为海外华人服务,提供综合成人信息,免费的综合成人精彩内容。

站点申明:本站内容均收集于互联网,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,受美国法律保护。本站无意侵犯任何国家的宪法,如果当地法令禁止进入,请马上离开!